养老院

 一个老好汉还在唾沫飞溅地自夸当年
 就像咀嚼干瘪的甘蔗
 神经症妇女口中突然冒出的儿童歌曲
 是她记忆中偶尔翻腾的波浪
 老年痴呆者的习惯动作
 是他脑细胞中残留的程序
 一个老头的自言自语和唠唠叨叨
 是他藕断丝连的梦
 一个残废的年轻人
 热切地打听着新款的手机
 一个头脑清醒者不甘的哭喊
 已经麻木了大家的神经
  
 陷入沉默时
 一走廊的人
 都在眼巴巴地望着天空
  
 黄昏来临
 他们被保姆关进狭窄的房间
 有的在里面发呆
 有的还在探出脑袋 

发布者:zztxwxh

无名诗人,乡村教师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